迷恋胶片机 怀揣保温杯
添加日期:2020-12-14 17:26
作者:环球体育
浏览次数:[]

  但也因此招黑,被部分影迷指责影片无风格,甚至IMDb的分数都是粉丝刷分的结果。前段时间因来华与中国影人对谈一事(吴京因行程安排缺席),众粉丝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一场嘴战,“诺吹”和“诺黑”的威力也惊诧了许多吃瓜群众。随着《敦刻尔克》的上映,关于诺兰的争论也愈发激烈。一直在尝试实验性作品的诺兰,在《敦刻尔克》这部战争题材的电影中,并没有走斯皮尔伯格、梅尔·吉普森等好莱坞大导演强烈视觉及英雄主义的路线,而是用写实的手法展现了被死亡压迫的紧要关头,人性的暴露及对回家的渴望。

  就如《黑暗骑士》用写实手法颠覆蝙蝠侠世界甚至影响DC超级英雄创作一样,《敦刻尔克》对于战争片颠覆,开创了一片新领域,战争所带来的恐惧、生死一线间的求生欲望,在影片中展露无遗。诺兰更形容影片并非战争片,而是“悬疑惊悚片”。

  这位一直在追求类型片新领域的导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通过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一些趣闻,我们可以了解这位好莱坞大导不为众人所知的侧面。顽固篇:不爱用特效、喜欢挡住汤姆·哈迪的脸

  诺兰是胶片控,相信大多影迷都知道,他拍摄的电影全部为胶片拍摄,这样使其影片保持了电影最初的质感。而且近几部影片IMAX摄影机的拍摄部分越来越多,由《黑暗骑士》《黑暗骑士崛起》的几十分钟IMAX占比,到《星际穿越》长达1小时左右的IMAX画面再到《敦刻尔克》中IMAX摄影机部分占到全片长的70%,无疑是把几乎快消失的IMAX故事片拉回大众的视野。

  诺兰使用70mm胶片拍摄影片,为的是让观众更好地感受到影片,尤其是诺兰独有的视觉奇观,在IMAX银幕上体现得颇为震撼,相信观赏过70mm版本《星际穿越》《敦刻尔克》的观众都有这种感觉。

  在《敦刻尔克》中,为了让观众完全浸入电影,感受到沙滩上士兵的无助、空中激战的紧张,诺兰将沉重的IMAX摄影机放在了飞机上拍摄,甚至使其直接随飞机掉入水中。有观众看完大呼有晕机以及被吓到的感觉,这种不通过3D技术就能达到如此震撼的效果,是诺兰一贯的追求。

  除迷恋胶片以外,诺兰还喜欢实拍,很多震撼的镜头看似好像需要借助电脑特效才能完成,但都是诺兰实拍,比如《黑暗骑士崛起》中片头高空劫机镜头,也是空中实拍士兵降落在飞机上,后与模型制作的飞机破碎的画面相结合而完成的,用到的CG镜头几乎近乎为零;再如《星际穿越》中的机器人,也是制作出实体的机器人道具,再由人偶演员来实际操作的。

  在《敦刻尔克》中,诺兰更是将空战镜头完全实拍处理,将IMAX摄影机安装在战斗机上进行拍摄,可谓前无古人(很可能后无来者)。在拍摄海滩上40万等待撤离的士兵时,明明可以用CG技术来“做出”40万人的效果,但诺兰却在片场放置了一排排的人形道具板,一些远景看似人很多的镜头,貌似就是这些道具板在起作用,古典作风尽显。

  在《敦刻尔克》中,诺兰爱将汤姆·哈迪饰演喷火式战斗机的飞行员,基本全片都在空中飞行、激战,因作战需要,近乎全程戴着面罩演出,让不少汤老湿的粉丝大呼“怎么又遮住了那张帅气的脸”。

  《黑暗骑士崛起》时,汤姆·哈迪在影片中的“贝恩”也是近乎全程戴着抑制疼痛的面具,只有在闪回画面中才出现一次全脸。这次在《敦刻尔克》中依旧如此款待汤姆·哈迪,诺兰坦言确实有些有意而为之,称在写剧本时就认为这个角色非他莫属,而汤老湿又是那种用一只眼都能演戏的演员,所以再次遮住汤老湿的盛世美颜。

  除此之外,诺兰让希里安·墨菲《盗梦空间》梦境中落水之后,在《敦刻尔克》里再度落水,或许也是导演的一个“玩笑”。

  希里安·墨菲: 落水算啥,起码俺露脸了(剪刀手)日常篇:选择“落后”时代的“三无”导演

  自打有诺兰在片场的工作照开始,黑色大衣、黑色西装外套、西装马甲以及浅色衬衫就一直伴随着诺兰。自小接受英国传统教育的他,把西服当做最简单的着装方式,显示绅士作风的同时,导演的个人标签也异常显著。

  诺兰对这四件套的情有独钟,可谓“风雨无阻”,无论是酷热夏天还是严寒极地,他也只不过脱掉外套或曾加一件保温服。

  作为一名导演,诺兰总能在电影中缔造视觉奇观,以及令观众倒吸冷气的惊叹剧情,但在现实生活中,诺兰却总显得有些“落后”。

  无手机、无社交平台、无电子邮箱,这三点可以令诺兰成为一名“三无导演”。在诸多导演都喜爱用Twitter宣传自己电影的现今,诺兰的电影永远都是靠“路透社”或官方发布。虽然拍摄期间守口如瓶吊足观众胃口,但也侧面证明诺兰对工作的专注。诺兰对自己无手机的情况则比较自我满足,他庆幸当有人想联络他时,他身边总有有手机的人,无手机的状况可以令他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就连此次来北京,诺兰也要求视线内尽量少出现手机的情况,他对于不专注而玩手机保持着不认同的看法,这种态度,在手机将人们生活碎片化的当今,也是一种值得提倡的待事方式。

  作为一位“传统”的导演,必定有一些比较传统的习惯。克里斯托弗·诺兰比较传统的习惯,就是随身携带装着伯爵红茶的保温杯(请注意,不是枸杞!)。

  在拍摄《白夜追凶》期间,诺兰因摄入太多咖啡,而决定戒掉咖啡瘾,转而由伯爵红茶代替。所以从《蝙蝠侠:侠影之谜》开始,诺兰的片场工作照经常会见到他随身装着一个保温杯,而且分为保温杯1号和2号,1号为带把手的保温杯,颜色不一,类型相似,可以在《蝙蝠侠:侠影之谜》、《魔道争锋》、《黑暗骑士》片场照中可见。

  2号保温杯为金属色杯身白色杯盖保温杯,无把手,从《盗梦空间》《黑暗骑士崛起》《星际穿越》沿用到《敦刻尔克》,甚至在《星际穿越》发布会中也可见,此次导演来到北京参加《敦刻尔克》的宣传活动,依旧带着这个保温杯。

  除保温杯之外,诺兰还喜欢在脖子上挂一个便携式监视器,这台型号为Casio EV-4500 Portable TV的监视器,可以连接经过改造的摄影机上,方便诺兰随时看到刚刚拍摄的回放。

  为了追求想要达到的视觉效果,或是给演员准确的表演感受,诺兰在片场经常自己上阵充当“小工”,比如在这次的《敦刻尔克》中,漫天掉落的德军宣传单就是他拿着杆子操作的,甚至是演员脸上溅上的海水,都是他亲自泼上去。

  这类情况数不胜数,电影拍摄中,一处灯光效果、一名演员的走位,甚至是演员身边飞溅的玻璃,都是影片成败的因素。诺兰的镜头语言之所以迷人,胜就胜在对画面中细节的把控。

  2010年,《盗梦空间》在国内公映时,片尾陀螺旋转的镜头令不少观众在影院中倒吸一口凉气,诺兰式的悬念也被人熟知。从短片作品《蚁蛉》开始,诺兰给故事设置悬念或反转便成为其电影吸引观众的特点,而诺兰对电影的保密程度,也颇为谨慎。

  在马修·麦康纳第一次接触《星际穿越》时,与诺兰的第一次见面时,3个小时里诺兰对剧本、故事只字未提,只是与马修聊起身为人父、关于孩子以及其他影片的话题,聊得马修在离开时一头雾水。待马修在拍摄《真探》时,更是有专人拿着装有剧本的公文包交给马修,马修在现场看剧本的5个半小时里,送剧本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原地等待,直到马修看完,剧本又被对方带走。

  此次拍摄《敦刻尔克》,诺兰要求更是苛刻,全剧组600人,只有如摄影指导、第一助理导演等20位核心工作人员看过剧本。曾经执导过《雷神》《灰姑娘》的英国导演肯尼斯·布拉纳此次在《敦刻尔克》中饰演指挥官波顿,在第一次剧本修订之后,读完剧本的他还亲自飞往洛杉矶将剧本送回给诺兰手中,可见诺兰对故事保密的重视程度。

  除对剧本严格保密外,拍摄时期诺兰也对故事严防死守,不透露任何消息。为掩人耳目,他拍摄电影时会用自己孩子的名字给电影起个假名字,如《星际穿越》的假名是取自诺兰的女儿,叫《弗洛拉的信》,而《黑暗骑士》是《罗伊的初吻》,《盗梦空间》是《奥利弗的箭》,《黑暗骑士崛起》是《马格努斯·雷克斯》。

  拍摄《敦刻尔克》时期,为防止泄露造型或剧情,诺兰的剧组不允许随便出现手机,现场除剧照外,只有场记和布景师才能够拍摄现场情况,以便记录各个镜头之间的接戏情况。随意拍摄照片的工作人员则会受到惩罚,曾经有一位服装部门工作人员因拍摄了一张士兵的照片而险些被开除。

  如果你看过大多数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那你一定会在制片人的名单上发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那就是艾玛·托马斯(Emma Thomas)。

  两人相识于伦敦大学学院,诺兰一心想要做导演的壮志打动了艾玛·托马斯,从短片《蚁蛉》开始,艾玛·托马斯便做起了诺兰的制片人,诺兰的长片处女作《追随》获得成功之后,两人也步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艾玛·托马斯依旧作为诺兰的左膀右臂,负责诺兰影片的制片工作,《追随》之后的《白夜追凶》、《蝙蝠侠:侠影之谜》再到最新的《敦刻尔克》,诺兰与妻子的合作无间也成为诺兰影片的质量保证。

  诺兰与妻子有四个孩子,此次诺兰来到北京进行《敦刻尔克》的宣传,艾玛·托马斯则利用空闲时间带着孩子去了故宫等名胜古迹,其他时间都是陪在丈夫身边一同工作。两人出席发布会时都佩戴着同样的红色手绳,两人恩爱不言而喻。(小李来京宣传《荒野猎人》时也戴过,不知是否同款)

  克里斯托弗·诺兰最近的几部电影中,经常闪耀着人性的光辉,如《黑暗骑士崛起》中蝙蝠侠为了哥谭市民而牺牲自我带走核弹、《星际穿越》中柯布为拯救人类甘愿被卷入黑洞,《敦刻尔克》里也不乏这样的升华时刻。

  诺兰在生活中也是颇具爱心之人,曾有人在2017年年初拍摄到诺兰在洛杉矶市中心参加女权游行。虽然诺兰的电影中的男性角色经常被“死老婆”,但他电影中的女性角色却大多数独立、智慧,不依附于男性角色,如《黑暗骑士》中的瑞秋、《黑暗骑士崛起》中的猫女,以及《盗梦空间》中的筑梦师阿德里安,都是推动剧情发展至关重要的角色。

  当今提到诺兰,许多观众脑子里第一反应已并不是导演一个人,而是导演哥哥和编剧弟弟。与在英国长大的克里斯托弗·诺兰不同,乔纳森·诺兰在美国芝加哥长大,哥哥的英国严谨与弟弟的美式活泼形成了鲜明对比,而哥哥左撇子、弟弟习惯右手的方式,也让他们在创作中形成逻辑的互补。

  诺兰三兄弟(左至右依次为:乔纳森、克里斯托弗、马修)自《记忆碎片》开始,乔纳森便开始与哥哥诺兰的合作,弟弟写,哥哥拍,两兄弟经历《记忆碎片》、《致命魔术》、《黑暗骑士》、《黑暗骑士崛起》及《星际穿越》之后,乔纳森便开始潜心于美剧的创作中。其与J.J.艾伯拉姆斯合作的《疑犯追踪》在2016年完结后,又一起开发“神剧”《西部世界》,两兄弟一起发掘潜藏在电影与电视剧中未被开发的潜力。

  乔纳森•诺兰在《疑犯追踪》片场为根妹讲戏而他们的哥哥,马修·诺兰则有着黑暗的历史:2009年,他因一起70万美元的银行诈骗案被芝加哥警方逮捕入狱,并涉嫌在2005年因讨债不成谋杀了一个波多黎各人。2009年底,马修用床单做了一条31英尺长的绳子,妄图进行一场越狱,无奈被狱警发现。2010年底,因法律条款出现问题,马修被释放。

  随着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最新作品《敦刻尔克》在中国内地公映,关于他的更多讨论可能才刚刚开始:观众对他这次颠覆战争片的手法能否接受,能否感受到他拍摄《敦刻尔克》的用意,都有待验证。

  这位作风传统甚至与当今社会有点格格不入的导演,致力于在影片中构造非同寻常的故事以及创造震撼的视觉体验。刚刚度过47岁生日的他,还将为观众制造出怎样美妙的梦境?

  丹泽尔华盛顿的儿子担任诺兰新片男主 黑色党徒男主成诺兰电影首个黑人男主角

  诺兰蝙蝠侠三部曲重返IMAX大银幕! 50张片场照爽到爆炸!将在北美5座城市展映

  诺兰新片:西北偏北&盗梦空间结合体 新片为浪漫惊悚风格 华纳定档2020年7月

  诺兰是当今最尊重观众智商的几个导演之一了,所以他的电影才那么精妙、迷人、值得玩味

  不得不说诺兰确实是很优秀,我看他的片子感觉逼格有,不俗套,。打游戏有手感,看电影要有眼感,诺兰的电影眼感是很强的,看起来特别舒服

  我觉得敦刻尔克挺好的。。全程能感受到那种要喊救命的感觉,子弹跟炸弹的声音给了很强烈的冲击(而不是那种吵的感觉),顺便赞一下汤老师,真的是眼睛就能演戏,在飞机里完全能够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

  将他捧向神坛固然有点过了,但纵观他这么多年的履历表,称他一声天才绝不未过。诺兰绝对是真爱汤老师,给他的角色都很亮眼

  把商业和艺术结合得很好的电影算不错了,总比只为赚钱的脑残片好看些吧,好的电影永远会载入史册,垃圾电影永远是反面教材,CCTV6:你一年要播多少遍四大名铺。

环球体育